首页 > 矛盾化解

沂南:调委会成功调解一起人身害赔偿纠纷

www.paly.gov.cn 平安临沂网 发布时间:2019/9/19 16:15:21 大 中 小 论坛


 

李某春与李某强都是界湖街道某社区的村民,李某春在本村公路旁经营一家家具制造厂,厂房后边还有将近半亩地左右的空闲地,也李某春的承包地。2018年4月,李某强认为此处距离村庄较远,交通便利,想在此处兴办养殖场。2018年5月,两家达成协议。2018年7月,由李某强兴建的养殖场正式投入使用。由于家具制造厂在生产过程中需要喷涂大量油漆及其使用其他化学产品,家具制造厂共有3处排风口,其中两个排风口正对着李某强的养殖场。李某强发现该问题后,立即与李某春商议,能否将这两个排风口改道,因为这两个排风口,养殖场内到处都是油漆的味道。李某春答应,近期就将这两个排风口关掉,在其他墙上重新改装两个排风口。2018年10月,李某强再次找到李某春协商排风口问题,李某春只是点头答应,表示近期就改善排风口。一直到2019年4月份,李某春始终未改善排风口,两家关系恶化。2019年6月28日下午,李某强饮酒后去找李某春理论排风口一事,二人在言语上不段发生冲突,李某强非常生气,于是猛然抄起板凳朝李某强身上打去,很快二人撕打在一起,虽然李某春家属及时将二人拉开,但是在撕打过程中,李某春出现多处擦伤,被家人送往县医院接受治疗。经县医院诊断,李某春肋骨多处骨折,眼部也受伤。住院治疗期间李某春自己支付医疗费用47200元左右,治疗16天后出院。出院后,双方因赔偿问题又发生争执。无奈之下,李某春向徐家独树社区调委会申请调解。

2019年8月10日李某春找到本村人民调解员,申请调解他与李某强之间的赔偿问题。社区调委会接到当事人的申请,了解双方矛盾纠纷的焦点后,当天下午立即与李某春赶到李某强的养殖中。李某强声称是那天是李某春先动的手,况且之前多次找李某春协商排风口问题,李某春只是答应,并未实际解决问题。自己在相互拉扯厮打过程中也受伤,也花了不少医药费。李某强表示愿意向李某春道歉,但是绝对不可能担那么多的医疗费。由于矛盾纠纷当事人对赔偿金额各执一词、互不相让,调解工作刚开始就陷入了僵局。

8月12日,调解员组织双方面对面调解。在村调解室调解过程中,李某春坚持李某强赔偿自己的全部医疗费用和后续治疗费用以及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等,共计现金10万元。李某强表示,打架的主要原因在于李某春出尔反尔,言行不一致,说好的改善排风口,大半年了都没有做好。况且赔偿数额过大,他本人也没有那么多钱。李某春见李某强态度强硬,情绪激动,调解工作再次陷入僵局。调解员提出采用背对背的调解方式,将双方当事人分开进行劝导。

面对李某强,调解员一是从案件的事实出发,晓之以理;二是从受害人身体健康状况和周围邻居舆论出发,动之以情;再从案件的性质和县医院的诊疗记录出发,宣之以法。希望李某强要正视问题,本着解决纠纷和平复李某强情绪的态度,积极、快速的解决问题。李某强表示,这件事本身就是李某春有错再先,自己愿意承担赔偿的主要责任,医疗费肯定是要赔的,但是自己不能全部承担。李某春也应该负一定责任,李某强愿意拿出5万元赔偿给李某春。

面对李某春,调解员根据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劝导李某春,人身损害赔偿的各项费用是有法可依的。在赔偿金数额问题上,李某春也应该要作出一些让步。

经调解,李某春同意给李某强2天时间考虑赔偿事宜,双方约定于8月14日再行调解。

8月14日,调解员再次组织调解。李某强表示自己承担医疗费用,鉴于李某春也有相应责任,李某强愿意支付赔偿款5万元。而李某春坚持10万元是最后的底线。调解持续到当日夜间10点,双方未能发成一致意见。

8月15日,经调解员的不懈努力,双方就赔偿事宜达成协议:李某强赔偿李某春现金7万元,养殖场地上附着物折价3万万,归李某春所有。李某强于当三日内支付7万元,养殖场限期1个月之内腾空。

刘晓玉


中央政法委 | 全国人大常委会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司法部 | 公安部 | 全国政协 | 山东政法网 | 省公安厅 | 省检察院 | 省高级人民法院 | 山东司法
临沂党建 | 临沂人大 | 临沂市府| 临沂政协 | 临沂纪委 | 临沂法院 | 临沂检察 | 临沂公安 |临沂司法|中国临沂网
新浪网新闻中心 | 法制网 | 正义网 | 中国法院网 | 中国警察网 | 中国法学会网 | 民主与法制网 | 新华网法治频道 | 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